過敏人 高敏感族

為什麼放鬆這麼難

躺在床上,黑暗中,我努力想放鬆,卻反而離放鬆越來越遠。

「放鬆」是一件特別難努力做到的事情。你必須給自己時間。你必須試著去做,但不能太努力。

冥想也是一樣的道理,有人說,冥想就是什麼也不想。但這真的很難。白天做的事會影響你,尤其是過度用腦的日子,環境的細微變化也會影響你,有時太熱,有時太冷。

你可以專注在呼吸,這是一種放鬆技巧,或讓自己的環境舒服一點,但沒有百分之百的方法。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抱期待,慢慢,讓思緒慢下來,讓心跳慢下來。在努力與不努力之間,你開始相信有些事情欲速則不達。

我也在每天睡前和起床時拉筋。拉筋的訣竅也是「慢」。即使印象中自己可以前屈碰到腳趾,但,就好像冥冥中有力量重設你的身體,把你的關節重新鎖緊,突然間要碰到腳趾又變得很難。

拉筋的時候,你不會想一口氣到位,那種痛會像是要撕裂自己,也可能真的會受傷。秘訣是這樣,就好比要把新書上的標籤撕下來,不能一次撕太多。而是一點一點,一公釐一公釐的撕,你會找到一條緩慢而流暢的軌跡,然後很訝異自己真的做到。

會花這麼多時間做這些,是因為我相信,這正在改變我的健康。

我從小就很難入睡,不過,比起睡眠問題,比較嚴重的是腸胃問題。從小我就很容易脹氣,反反覆覆。一不舒服起來,就覺得身體好像塞住了,吃不下也排不出,不管做什麼都很想死。我嚐試過很多方法,也找到很多有效的方法。規律作息有效,吃乳酸菌和橄欖油也有效。但,總是有那麼幾天,不管什麼方法都沒什麼用。

即使在最不舒服的狀況下,躺下來都會緩解很多。靜靜的躺一段時間,做一些伸展,有的時候你覺得腸子好像不再對抗你了,脹氣就慢慢消了。要進入這種放鬆的狀態,有時候很難。而有的時候,你就是不能隨時躺下來。

我意識到,我拼了命想解決的「腸胃問題」其實是「放鬆問題」。雖然我沒有感覺,但是但大多時候,我的身體是很緊繃的,時間久了,就會以各種方式不舒服給你看,然後就開始吃不好,睡不好。要解決這個問題,唯一的方法,就是花時間「刻意放鬆」。

放不放鬆這件事,和身為一個高敏感族(HSP)很有關係。Elaine Aron博士的研究告訴我們,高敏感族的神經在處理外來刺激時,比一般人敏感,處理得更深。所以很容易想像,生活裡充滿了四面八方微小的刺激,對一般人來說,刺激適中的環境,高敏感族其實承受了比較大的壓力。

我不一定總是意識到自己緊不緊張。大腦學會了不要緊張,可是肌肉還是會因為緊張而緊繃,不自覺地。有的時候我會注意到自己弓著身子,然後努力站直。或是在瑜珈教室裡,狐疑地覺得為什麼自己的關節總是比較僵硬。肌肉如此,我懷疑腸胃也是一樣。

或許,每個高敏感族都或多或少有睡眠問題,或是腸胃問題。

人其實很難知道自己有沒有放鬆。除非有人告訴你。在照相的時候,當攝影師叫你把左邊肩膀放下來一點,你才會注意到自己拱著肩。在瑜珈教室裡,當瑜珈老師要你把臉部表情放鬆,你才會知道什麼叫放鬆。同樣的,躺在自己的床上,你其實很難分辨自己有沒有放鬆,為什麼很難入睡。我們就是很難做到主動放鬆,直到躺了很久很久,不小心睡著。

現在,睡前和起床,我都會預留一小段時間,練習刻意放鬆。如果我想要入睡,大腦卻不願入睡,或是大腦醒來,腸胃卻還沒醒來,那我就會過得很糟。這兩段時間像是一個緩衝,處在舒服的光線裡,做一些伸展運動,找出身體緊繃的地方,然後再準備入睡,和甦醒。

首先你要為自己保留一點時間,除此以外,有一個小訣竅,就是心懷感恩。感恩對於放鬆很有用,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感恩又執著。努力是放鬆的敵人,而人太努力的時候會執著,所以心懷感恩會讓你不太要努力。

對我來說,每天都是新的實驗,有時順利有時不順利。也許,明天我會找到更適合我的生活方式。但至少今天,我會把這些方法當作每天練習,因為它總是很難,所以需要練習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