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散性思考 高敏感族

想太多也沒關係,高敏感族看不懂的潛溝通

假設有一天,你在偷吃果醬時被發現了。而且是被人當場逮到,手指還放在果醬罐中,你會怎麼做呢?

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,都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。他會找理由辯解,甚至假裝驚訝:「喔,有一罐果醬喔?我沒有看到啊!難怪我的手指會這麼黏!」很粗糙的辯解吧,其實周遭每個人都看得出他在辯解,沒有人會相信他的話。但為了讓他有台階下,也就不再追究。

但高敏感族不會這樣想。如果是一個高敏感族偷吃果醬被抓到,他會冷靜的承認自己的錯誤:「對的,我差點就吃到了,我願意接受懲罰,我會彌補自己的過失。」所以高敏感族很難理解一般人的作法,認為這個做錯事的人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,而其他人竟沒有揭穿他。這是不對的,他應該承認錯誤。

這個偷吃果醬的例子,是出自大樹林出版社的【想太多也沒關係:實戰篇】;也就是我上回分享的【想太多也沒關係】的續集。在前一本書裡,作者克莉司德(Christel Petitcollin)介紹了大腦多向思考者(也就是高敏感族)的種種思考模式。我條列了這些思考模式是如何與我的經驗呼應,似乎很多讀者也深有所感。在這本新書【想太多也沒關係:實戰篇】裡,她把重點放在工作與愛情會遇到的問題。其中的關鍵,就是高敏感族不太能理解一般人的「潛溝通」。

不是說每個高敏感族都不會說謊,但顯然,高敏感族說起謊來總是特別痛苦糾結。即使這個謊言並不重大。身為高敏感族,我知道在相似的情境裡,說起謊是多麼不容易,那種惴惴不安。我會想,為什麼他寧可說謊也不承認錯誤,為什麼一旁的人不揭穿他,這樣公平嗎,彼此真誠以對不是最好的做法嗎。

然而現實卻不是這樣,犯錯者會故作沒事,逮到他的人也就讓事情過去。因為旁人都看得出他已經受到羞辱,也決定原諒他。旁人並不是被他欺騙,而是讓他有個台階下。這件尷尬的小事在不言之間就解決了。這是人與人之間常見的一種「潛溝通」。高敏感族的思維卻不是這樣,所以可能會因為不給對方台階下,產生誤解和摩擦。

高敏感族展現出來的不是敏銳,而是遲鈍。這點也展現在人際互動中:高敏感族似乎看不懂人與人之間的潛溝通。這怎麼可能呢?如果我們天生可以接收更多細節,感受他人情緒,不是理應更容易學會人情世故嗎?為什麼會無法理解?

書中這個偷吃果醬的例子非常有代表性,是高敏感族非常熟悉的經驗:害怕被揭穿的心情、言行不一致的不安、遣詞用字的謹慎、對壞結果的恐懼等等。每天生活裡有太多這種「偷吃果醬的時刻」。因為我們還是需要隱瞞一些事,不可能總是坦承錯誤。又或者,有我們無能為力造成的誤會。這些小事非常令人困擾,我害怕別人認為我欺騙他,害怕自己被揭穿。總是把專注力放在自己言行不一的地方,這種不協調感佔據腦海,讓我無法入眠。這就是為什麼許多高敏感族在「偷吃果醬的時刻」,總是選擇冷靜地承認錯誤。

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很複雜,不是真誠地把事實說出來就可以相安無事。尤其是在有上下關係,和競爭關係的環境裡。你的直言不諱可能讓你的主管很沒面子,或是招致其他同儕的攻擊。用同樣的標準要求他人,也會讓他人認為你在落井下石。

這種想把事實說出來的衝動,和我們如何看待語言有關。

對語言的過度執著

高敏感族對用字遣詞非常小心,從不亂用不熟悉的字,誤用了會感到異常羞愧。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每個人都是如此。如果對方說話時選擇了某個措辭,我們會猜測他用這個字有什麼目的,背後到底代表什麼?最後卻發現對方對遣詞用字根本毫無知覺,一切只是我們的過度解讀。

這現象在我身上非常明顯。即使是生活中無不足道的用語,都會讓我花費心神去想。當我說早安的時候,我是真心想表達什麼,還是只是禮儀?如果時間已經不早了,還算是早安嗎?當對方跟我說謝謝時,他是真心和我道謝,還是只是客套?如果是真心的,為何要每次都說?

在寫作和說話的時候,我總是找不到適當的詞彙來表達。會挑惕自己表達出的每一個字,是因為無法忽略這些詞彙與我內心感受的巨大差異。我們對字面上的意義如此執著,也真心害怕對方誤解。我彷彿記得自己說過的每一個字,只要事後發現說錯了,便會著急地想要彌補。

所以我很難想像有人可以胡亂說話。這些人並不是真心相信自己說的每一個字,多聽幾句他們的語言,就會發現他們句子間的意義彼此衝突,表現出來的行為也全然違反他們剛剛說過的話。面對那些胡亂開玩笑、過度客套、或是濫用詞彙的人,我就會感到無法溝通。我下意識地厭惡這樣的人,但也暗自羨慕那種毫無顧忌的自由。

看來,高敏感族之所以看不懂潛溝通,可能與過度在意語言有關。把語言看得太重,就干擾了肢體動作透露出的其他訊息。就跟被環境惱人的噪音干擾,聽不清楚對方說話一樣,當對方語言和肢體的訊息不一致,高敏感族就可能看不懂對方真正的意思。

總是以為對方與自己相同

我們會投射自己的想法到他人身上:也就是如果我自己這樣想,對方該也這樣想。我們感受世界的方式非常獨特,把想法投射到他人身上就會產生誤解。

探討背後的原因可能並不重要,現實面就是,高敏感族在理解一般人之間的潛溝通時,學得比較慢。如果我們活在一個全都是高敏感族的星球上,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模式可能會完全不同。會發生什麼我也無從想像,或許互動模式會變得比較直白,真誠,但也有可能比較無趣。善意的潛溝通會留下,猜忌的潛溝通會消失。畢竟,高敏感族是很討厭競爭的。

高敏感族很容易假設對方是個完全真誠、有智慧,高道德標準的人。一開始會輕信他人,最後感到失望。我並不是說高敏感族比較優越,反而因為太過在意一致性,又缺乏競爭的概念,不懂得控制人與人之間的界線。常會交淺言深,不是被有心人操弄,就是冒犯對方。

我相信,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,是每個人都應該學習的課題。高敏感族應該也可以學得很好。我們能感應他人的負面情緒,卻很難體會思維模式的差別。因為思維模式太過南轅北轍,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才會異常生澀,格格不入。在他人眼中,顯得白目,不懂得為人著想。

高敏感族不是學得慢,而是不明白自己與他人的差異。我們不需要相同才能互相理解,認知彼此的不同,是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的第一步。

與自閉症的相似

或許對一般人來說,很能理解自閉症是多麼難融入社會。而這本書在中間的章節,有談到高敏感族跟自閉症的相似。兩者都對於一件事的完成與否非常在意,也同樣會被不重要的細節過度刺激。

自閉症者其中一個特徵,是對於一件事的完成與否非常在意,所以會反覆確認,像是確認十幾次門有沒有關好。在他人眼中形成異常的舉止。我對於確認事情的完成也有很強的反應,只要一件事沒有完成,它就會佔據我的腦袋。感到異常心煩。尋常事情都可以造成很大的負擔,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保持行事曆上的行程越少越好。極簡主義是高敏感族的好朋友。

另一個共同特徵是對刺激的過度反應,像是說話時會迴避對方的眼神。把目光別開,是為了減少干擾,才能思考想說的話。但說話時迴避眼神接觸是很惱人的,常造成一般人的誤解。

引用一段書中的話:「其實自閉症者不是面無表情,而是他們的表情感覺非常僵硬的樣子。想想這個例子,就像我們要求新聞主播:當你在播報恐怖駭人事件的時候,還是得保持微笑,用愉悅的語調說話。大概就跟這樣的道理相同。可是,我們是不是也要這樣要求自閉症者?」

深入探討高敏感族思維的一本書

這本書延續了【想太多也沒關係】,更深入探討高敏感族的思維。在第一本書出版後,作者收到了雪片般飛來的讀者來信,這本續集就是要回答那些問題。正因為圍繞著讀者的來函,你可以讀到同樣是高敏感族的想法和疑問,感覺更為真實。然而這本書沒有變得和問答集一樣瑣碎,反而更聚焦在讀者的核心問題,甚至比起第一本更加有結構。閱讀過程像是一個旅程,作者利用讀者來信當佐證,帶你一步一步走近高敏感族思維模式的根源。

這也是為什麼這本書也更適合對自己有所了解的高敏感族,要一般人直接進入高敏感族的想法實在太難了。作者在第一個章節就提及一封讀者來信,這位讀者想推薦【想太多也沒關係】給其他非高敏感族朋友,而這些朋友卻是如何的興趣缺缺,甚至批評【想太多也沒關係】就像是星座書一樣是邪門歪道。事實上,一般人根本不會主動閱讀這本書。

之前在分享【高敏感是種天賦】時,我說那是推薦給一般人最好的書。因為那是一本我可以自豪地拿給他人解釋的書籍,像是高敏感族與一般人間的橋樑。它特別淺顯,也較著重在低自信的心理,這點對一般人很有共鳴。思維模式不好理解,情緒容易體會。

相應地,對於克莉司德(Christel Petitcollin)的書,我有著不同層次的喜愛。我想更認識自己的思維是怎麼運作,相信其他高敏感族也是。這可能是高敏感族之間,最適合深入探討的議題。若未來有機會辦一場專屬於高敏感族的讀書會,我會選擇她的書。

就像書名說的,想太多也沒關係。「想太多」強調我們的思維模式,「高度敏感」聚焦我們對環境的過度反應。不同的名詞,提醒我用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。畢竟我不是居住在空無一人的星球上,每天都必須跟人互動。他人眼中的我,也許僅僅是想太多。

最後,我想提一下書中的另一個思維特徵:低自信。這點在其他書籍中也有提及。因為想太多除了對外看不清他人的互動,對內也過度貶低自己。有時覺得他人很笨,很虛偽;更多時候是感到自己很笨,很虛偽,永遠覺得自己不足。如果你想知道「想太多」的思維模式是怎麼摧毀高敏感族的自信,去讀這本書吧,你會找到更多答案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